• 简直不要命!男子开车窗偷摸狮子遭狂吼吓破胆 2019-04-03
  • 面膜混搭保养法 满足肌肤的不同需要 2019-03-18
  • “价值由劳动创造≠劳动必然创造价值”错;“价值由劳动创造=劳动必然创造价值”对。 2019-03-09
  • 不是秀强大了,别人就会来做朋友,这逻辑不对 2019-03-09
  • 刘杰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07
  • 数百人吃发芽糙米 三个月收获健康 2019-03-07
  • 为975万高考生加油,这支满分舞燃爆校园! 2019-03-04
  • 吴长荣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03
  • 西媒:由于引进格里兹曼无望 巴萨将转攻皮亚尼奇 2019-03-03
  • 中船重工整合集团应急产业资源 组建“中国应急” 2019-02-24
  • 诗经中的“簧”长什么样?石峁遗址出土的骨制口弦琴告诉你 2018-11-22
  • 拜耳医药保健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8-11-21
  • 认识【转基因的各种破坏力】,其实很简单,只需【化验员】扒开种植【转基因农作物】的【泥土】,拿到【化验室】在【显微镜】下面看一看其【泥土】里面还有没有【微生物】的 2018-11-21
  • 5杯自制小药茶,专治夏天各种不舒服 2018-11-20
  • 游戏成瘾是精神疾病!快看你有没有这些症状 2018-11-20
  •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河南11选5 -> 玄幻魔法 -> 机缘聊天群

    河南福彩22选5走势图:正文 第129章 不是归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又来!”

        听着身后的声音,周易低低的骂了一句。

        耳畔传来呼呼风声,稍一感应,周易心中不禁冷笑。

        呵!以为他还是当年那个面对危险毫无反抗之力的小萌新呢???

        如今的他,光楼就盖了一百零一重,无论灵力、肉身还是精神力比之一般的摘星境都丝毫不弱。

        是你说绑了就能绑了的?

        心中冷笑,早已化作本能的基础身法自然而然的使出。

        感受着身后的风声错左侧响起,周易身体瞬移般向右侧移动,被命名为‘我欲乘风归去’的法术一并使出,身轻如燕,奔走如飞。

        躲闪之间,周易都有一种自己差点就要飞起来的感觉。

        有实力,就是这么任性。

        心中正美滋滋的想着,突然

        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一间宽敞明亮的房间里。

        睁眼,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温暖舒适的大床上,一瞬间,周易都生出了一种自己是不是穿越回去了的错觉。

        只是身上丝绸棉被的触感,又让他清晰的认识到自己并没有穿回去。

        毕竟,家里就没有这种被子。

        “你醒了?!?br/>
        正研究着,身侧传来好听的女声。

        下意识的转头,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一时间,被翻红浪

        那啥,就是转身的时候身上盖着的红被子一阵翻涌的意思,想歪了的自己找地方面壁去。

        脑袋转向一边,目光看到了声音的来源。

        那是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衣裙,露在外的手和脸都白的如同雪中精灵般精致的女子。

        年岁看上去,应该和他家苏姑娘差不多的样子,当然毕竟修士,外表的年龄只能当做一个参考而已。

        样貌的话

        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

        总体来说,和苏姑娘相比之下各有千秋,都比自己的好看稍稍差了那么一点点。

        但,她没有他家苏姑娘腿那么长。

        当然,眼前这位也有自己的优点,苏姑娘没她胸大。

        见周易转过头看向自己,见他的目光上下的打量自己。

        女子脸上露出浅浅笑意,又上前一步凑到床边。

        刚要开口,却见躺在床上的周易整个人往后缩了一个身位的样子。

        “姑娘,请自重?!?br/>
        黑衣女子“”

        呆立在那里,怔怔的看着周易。

        良久,口中喃喃

        “姑娘?”

        “你叫我姑娘?”

        周易“”

        有些狐疑的再把她上上下下看了一番,尤其是那一对大胸胸。

        犹豫了片刻,迟疑着开口,“公子?”

        黑衣女子“”

        银牙咬的咯咯作响,“你叫我公子?”

        周易“那小姐?”

        姑娘的小嘴撅起,表露出些许的不满。

        “当初和人家在房顶看月亮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如今新人胜旧人,就叫人家姑娘?公子?还小姐?”

        周易“”

        “小小甜甜?”

        “看看月亮?”

        瞳孔猛地一缩,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姑娘。

        “我们认识?”

        周易的心中突然升起一种不祥的念头这不会是这具身体原主的故人吧!

        脸上的笑意不见,似嗔似怒的表情收敛。

        眉头微微皱起,黑衣女子做到床边,抓起了周易的手。

        “你不认识我?”

        周易抬起头,狐疑的看着她,不确定的摇头。

        女子面色复杂的看他一眼,点了点头。

        “我”

        一个‘我’字刚出口,还未等周易表达出自己曾失忆过这个意思,眼前一黑意识又再次陷入了昏迷。

        再次醒来。

        还是那张熟悉的大床,还是那大红色的丝绸棉被。

        睁开眼的一瞬间,耳畔还是响起了那熟悉的好听的声音。

        “你醒啦?!?br/>
        转过头,见那黑衣女子不知何时搬了把椅子坐在了自己的床边。

        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身上,衣服完好,没有被动过的征兆,稍稍放心了一些。

        抬起头,一侧的黑衣女子已经起身。

        “姑、姑娘?咱们认识吗?”

        黑衣女子笑着扶他起来,摇头,“不认识呢?!?br/>
        “不认识?”

        想到她方才的表现,周易有些怀疑,却没有说出口。

        “那你为什么要把我绑回来?”

        黑衣女子手上的动作停了片刻,双眼毫不掩饰的看着他的脸。

        “因为,你长得好看啊?!?br/>
        周易“”

        妈蛋,这什么世道?

        为什么你们一个两个的看到的都是我的脸?

        我明明可以靠才华取胜!

        “所以,要不要考虑做我的压寨相公呢?我无父无母,家里有几千座矿哦?!?br/>
        说着,女子还生涩的、故作诱惑的舔了舔嘴唇。

        然而对于这样的诱惑,周易的内心却毫无波动,甚至还有些想笑。

        有矿?

        先不说他女朋友家有多少矿有,也不说他随身就带着两座大型灵脉,就单说他那机缘聊天群里,无主的大型、举行灵脉灵矿,都可以用万为计数单位去计数。

        想用家里有矿诱惑他?门儿也没有??!

        至于美色呵呵,长得还没他好看呢,他会受这种诱惑?

        所以毫不犹豫的,下意识的就想要拒绝。

        拒绝的理由周易都想好了我喜欢腿长的。

        是的!没错!

        我就是不喜欢有大胸胸的,就!是!不!喜!欢!

        你能把我怎么滴?

        想是这么想的,但当话即将出口的时候,又被周易生生给忍了下来。

        不、不行??!

        这小姐姐,看上去似乎就没有苏姑娘那么好欺负。

        自己要真敢这么说,她会不会把自己给活撕了?

        所以得换个委婉的方式。

        “那个,我我能拒绝不?”

        黑衣女子脸上依然带笑,看着他,问,“为什么?”

        “我已经有女朋友了?!?br/>
        “女朋友?”

        “嗯,女朋友再进一步就是未婚妻,未婚妻就是还没举行婚礼的未来妻子?!?br/>
        黑衣女子瞪了他一眼,“我知道什么是未婚妻,不过女朋友?”

        口中重复着这三个字的称呼,黑衣女子直起了身。

        看着周易,目光极为的复杂。

        片刻后,黑衣女子手一挥,把周易从床上捞了起来。

        “你走吧?!?br/>
        黑衣女子一路把周易送到了门口。

        “那再见!”

        还赶着去山海书院呢,虽然觉得这女的有点奇怪,甚至怀疑她可能真的和自己这具身体原来的那位认识。

        但周易没有那个时间留下来调查这些。

        山海秘境每百年开启一次,错过了这次,就要再等上百年。

        以他如今的寿元,区区百年自然不在话下。

        但他能等,苏姑娘可等不了啊。

        挥手告别,周易转身往门外的大路上走去。

        目送着他一路离开,直到周易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中。

        黑衣女子才将目光收回。

        “哥哥~”

        口中,轻声喃呢。

        “吧嗒~”

        水珠,从眼角滑落。

        人,静默,天地似乎都静止在了这一刻。

        直到

        “唰~唰唰~吧嗒~吧嗒~”

        手忙脚乱的擦了擦眼角的泪痕,抬起头往远方那渐渐走来的身影望去,眼中满满的疑惑。

        “那个”

        重新返回来的周易看着还站在门口的黑衣女子,脸上表情微微有些尴尬。

        “劳驾问一下,山海书院怎么走?”

        “噗嗤~”

        破涕为笑,看着眼前的路痴,女子眼中是宠溺、是无奈。

        转过头,手一招,一匹白色独角兽从院子里飞出,落到了周易的面前。

        “指给你方向你能找得到地方?”

        翻了个白眼,黑衣女子拍了拍洁白的独角兽,“让小雪送你一趟吧?!?br/>
        “那谢谢了啊?!?br/>
        周易也有些尴尬,不过这事也不能全赖他??!

        他好端端的从山海城往山海书院走着,就那么一条路,沿着一条道走下去就能走到目的地。

        多好?

        理论上来说百分百不会把自己给走丢的??!

        可谁知道走到一半,会突然蹦出来一个黑衣女子把他给绑架了??!

        这现在他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还怎么去找山海书院去?

        原本如果能依靠自己找到的话,打死他都不会再回来的。

        可问题是走出去没过五里,前面就出现了一个十字路口。

        向左还是向右?亦或者一直向前?

        站在十字路口前犹豫了半刻钟,周易果断做出了最明智的决定——向后!

        看着周易走到独角兽旁,一脸讪讪、很不好意的表情,黑衣女子就忍不住撇了撇嘴。

        “没事,快走吧,看到你就讨厌?!?br/>
        周易“”

        我≈ap;

        这会就看到我就讨厌了?把我绑回来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讨厌呢?

        呵!女人!

        心里冷笑着,周易翻身上了独角兽。

        独角兽很有灵性的转身,脚步轻盈的向着远处狂奔而去。

        再一次目送周易远去,黑衣女子静立良久。

        仰首,望天。

        “唉~”

        片刻后,口中一声轻叹。

        身上,猛然升起恐怖的黑色火焰。

        在火焰之下,黑衣女子的身躯一点点燃烧,化作灰烬消散。

        “公、公子,您”

        身有,响起惊骇欲绝的声音,黑衣女子挥手制止。

        微微仰首,一团朦胧的光自眉心识海处升起,散发着大道的痕迹,被黑衣女子抬手捏碎,豪不珍惜。

        “天命公子嗳,不要啦!”

        “您何苦呢?”

        “不苦!不苦!一点都不苦!”

        肉身在一点点焚毁,神魂在一点点重塑。

        炼狱般的痛苦中,女子脸上始终挂着浅浅的笑意,“很甜呢?!?br/>
        身后,无声。

        “对了?!?br/>
        好看的面容有些扭曲,声音中却带着柔柔糯糯的甜蜜,“他说他叫什么来着?”

        沉默了片刻,身后有两个字传来。

        “周易?!?br/>
        “哦?!?br/>
        时间,一点一滴的推移。

        微风吹起,带起一阵轻烟随风而散去。

        “我身骑白马~走三关~”

        “我改换素衣~回中原~”

        “放下西凉~无人管~”

        “我一心只想~王宝钏~”

        辞别了黑衣女子,骑着白色独角兽,优哉游哉走在前往山海书院的路上。

        三月里的微风轻拂,春日里的晴空高远。

        心情亦是像这春天一般萌动,行在路上,不自觉的就轻哼起了歌。

        沿途中,偶尔可见行人。

        有挑着扁担担着沉重货物的老汉,扁担颤颤巍巍,肩膀厚实稳定的走在小路上。

        身边跟着的十几岁少女,叽叽喳喳活跃的在不知是父亲还是祖父的耳畔说着。

        说沿途的某一朵花,说飞过的某一只鸟。

        少女的心事,不只是怀春,也不只是诗。

        一朵走过时恰好开放的花,一只无聊时恰好飞过的鸟,都足生动起春日里无聊的半天。

        小路上,有奔跑而过的二八少女,红扑扑的笑脸,与身后追逐的少年嬉闹正欢。

        偶尔停下脚步,无言望天时眼中那一闪而逝的忧郁,是在埋怨着身侧少年至今还未明白少女怀春的心事。

        还是担忧着昨夜无意间听到的父母商谈着要把自己嫁远?

        穿山过林,不时有小动物出现。

        前一刻刚有一只小松鼠从树上跳下,挡在了独角兽的前方,被独角兽奔腾的气势一吓激灵灵的躲开。

        后一刻,一只小白兔因躲避的匆忙,而一头撞到了路边一棵不知谁家木匠伐断的木桩上。

        也不知,那肥硕的白兔最后会便宜了哪家猎人,又会害苦了哪家以为守株就能待兔的农户。

        一路走一路看。

        时进黄昏,独角兽载着周易入了一座村镇。

        独角兽放缓速度,蹄脚踩在青石板上发出哒哒的声音。

        前方不远处,一座小楼上某扇窗子霍然被推开,露出一张满头白发下,苍老的、皱纹纵横成沟壑的带着惊喜的脸。

        在看到下方那骑着独角兽悠哉而过的青年时,脸上的欢喜复又化作了失落,而后归于平静,习以为常。

        或许这样的日子她已经历了千百次也未可知。

        “是孙婆婆??!”

        “孙婆婆她,还在等???”

        “可不是哩,多少年了,那时婆婆还是丫头嘞。

        那人曾说短则七八月、长则三五年,定会高头大马,风光的来娶她。

        她就信了,就等了。

        等啊等啊,丫头等成了婆婆,也没能等来要等的人?!?br/>
        “唉,不都说负心多是读书人吗?”

        “别这么悲观,你要往好处想啊,你可以想说不准那家伙在去赶考的路上遇到了豺狼虎豹,或糟了妖精迫害,早已经死在路上了馁?”

        “嗯,是??!是??!你说的有道理?!?br/>
        “对对!犯事要往好处想?!?br/>
        “是啊,要不然,这么多年的等待又有什么意义?”

        “只是可怜了这一年复一年的等待,多么好看的丫头呢,如今都等成满脸皱纹的老婆子嘞?!?br/>
        “我记得从我记事起,每次有人打马走过的时候,这扇窗总会被从里面推开。

        那脸上的表情,也总是从一开始的欢喜变成失落,再归于平静呢。

        唯一变了的,是那原本好看的脸上,皱纹一道又一道的爬上来?!?br/>
        “唉造孽??!”

        一路走,将两边的议论声听在耳中。

        回头,正看到那扇开在二楼的窗被缓缓的关上。

        关上窗的时候,那双手的主人的心里又是怎样的失落?

        不知道!

        这一刻,周易想到了一首诗。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

        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的心如小小的窗扉紧掩

        恰如青桥的石板向晚

        跫音不响

        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的心如小小寂寞的城

        我达达的马蹄声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

        是个过客

        算了算了!

        怎么还伤春悲秋起来了。

        再怎么也是别人家的事,与他何干呢。

        好笑的摇摇头,抛开因春色正好而略染上感伤的思绪。

        轻拍了一下独角兽,又加快了自己赶路的速度。

        他的目的在山海,不在这小小的城里怀着小小的心事的陌生的人。

        那里还有这世上唯一与他有关的人,在等着他想办法去救呢。

        “我身骑白马~走三关~”

        “我改换素衣~回中原~”

        “放下西凉~无人管~”

        “我一心只想~王”

        “我一心只想~苏采薇”

        穿城而过,城外轻松的歌声远远的、于空气中飘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简直不要命!男子开车窗偷摸狮子遭狂吼吓破胆 2019-04-03
  • 面膜混搭保养法 满足肌肤的不同需要 2019-03-18
  • “价值由劳动创造≠劳动必然创造价值”错;“价值由劳动创造=劳动必然创造价值”对。 2019-03-09
  • 不是秀强大了,别人就会来做朋友,这逻辑不对 2019-03-09
  • 刘杰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07
  • 数百人吃发芽糙米 三个月收获健康 2019-03-07
  • 为975万高考生加油,这支满分舞燃爆校园! 2019-03-04
  • 吴长荣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03
  • 西媒:由于引进格里兹曼无望 巴萨将转攻皮亚尼奇 2019-03-03
  • 中船重工整合集团应急产业资源 组建“中国应急” 2019-02-24
  • 诗经中的“簧”长什么样?石峁遗址出土的骨制口弦琴告诉你 2018-11-22
  • 拜耳医药保健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8-11-21
  • 认识【转基因的各种破坏力】,其实很简单,只需【化验员】扒开种植【转基因农作物】的【泥土】,拿到【化验室】在【显微镜】下面看一看其【泥土】里面还有没有【微生物】的 2018-11-21
  • 5杯自制小药茶,专治夏天各种不舒服 2018-11-20
  • 游戏成瘾是精神疾病!快看你有没有这些症状 2018-11-20
  • 海南环岛赛彩票下载 外围北京赛车投注平台 6月23日老时时彩 北京pk10赛车计划 重庆百变王牌交流 极速快3怎么玩 500彩票网地址 中国竞彩网站 北京赛车pk10程序源码 北京赛车赛 福彩3d连线综合走势图 老时时彩开奖号码历史 北京赛车官网开奖网址 体彩排列三走势图 pk10模式长期稳赚6码 竞猜足彩胜平负计算器